最大善意:判断个人行为的三个层级

最大善意,不作恶,不道德,这是判断一个人行为的三个层级(法律外)。

举例来说:

一、在高速公路堵车情况下,旁边应急车道上蹭蹭而过的汽车,肯定归属于不道德的范畴(同时违规,因处罚机会比较小会有侥幸心理);

二、如果路上捡到别人丢失的东西,最大善意是第一时间花时间花精力去联系失主,不作恶是路不拾遗,不道德是占为己有(小金额情况,不违法)

三、黄牛行业,不做黄牛是最大善意和不作恶,加价倒卖新手机机型是不道德的,加价倒卖医院挂号是严重不道德的

四、我的大学图书馆有一项规定是:离开座位15分钟后,他人即可使用这个座位,这个规定是为了避免占座的情况。所以,在使用图书馆座位的时候,最大善意是离开后就带走物品给别人使用座位,不作恶是物品摆放好,不表示占位置,不道德是私人物品摆的乱七八糟,不让别人使用座位。规定也是为了让同学保持在不作恶的层级上。

想到热门事件阿里员工抢月饼被开除事件,应该不属于不作恶了,而是接近不道德了,接近不道德主要是金额比较小,金额大就会上升到不道德了

如此看,上述不道德的行为的目的都是为了占小便宜,这种行为根据损害他人权益(应有的权利和应得的利益)大小来决定是否得当,不过这却没有标准来衡量,每个人心中的天平重量是不一样的。

创业分享2:容纳产品的不完善

最近学习平面设计,在最终稿完善的时候,总会心虚的调整来调整去,担心这一块细节是不是没弄好,那一块表现力是不是不够。

等到给朋友看的时候,才发现朋友根本没有注意到。

过度『处女座』,其实是一种病。

在目前的创业产品中,我同时负责测试的工作,测试的过程是痛苦的,大到崩溃,小到icon是否对齐,每一项都要记录下来,但要决策是否在当前版本修改,还是延期修改。

在做这个决策的时候,主要考虑的是:

  1. 产品的主场景是否完善
  2. 操作流程是否简单明晰
  3. 交互方式(体验)是否清楚

这些没有问题后,我们可以衡量时间是否足够来继续优化版本的细节。真实的情况下,部分细节对版本并不影响,甚至不常出现的边界case也不常有用户关心。

(题图的人好像追求完美,诶,和主题不对应)

创始人须以身作则

创业团队像一艘船,员工是船员,创始人是船长。船长以身作则,就像船有了船帆一样可以控制方向。

进而,为了培养团队文化,制定规则,创始人首先要自己坚持做下去,然后带领大家一起做。

有一个例子,tiny4cocoa的创始人郝培强说道自己这么管理创业团队:

我给公司制定的是工作时间是早晨11点上班,下午6点下班。原因是,一、我自己很难保证11点前,会一定到公司,我做不到的话,不想强迫别人做到;二、我们知道再好的工程师,一天能高效工作的时间也只有三个小时左右。

创始人首先自己要做到,才能要求员工也这么做。这里有两个原因:

1. 一起战斗,共进退,一个团队须如此;

2. 自己要尝试坚持把要求完成,才能知道对于员工来说,这个要求是否合理。

如果自己都不能坚持日复一日的如要求做法,其他人又何必要完成呢

创业公司是一个突击小队,队长要和队员一起冲锋、一起埋伏,如果足够幸运,小队伍会越来越壮大而成功。

zhenya的上半年总结

仅仅半年,我便肯定,2015是值得记忆的一年。

去年换工作后,博客迄今为止,第一次更新。不是不想打理,毕竟一下买了三年的空间、三年的域名,并不是要白白浪费,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按照自己规定的路走一次。

年初的时候,给自己设定了2个目标,仅仅2个是为了怕自己兴趣横生,兴趣多了,平均到的时间便少了,我是相信10000小时理论的,每天3个小时,也要10年时间。3个小时保证不了,何谈更多兴趣。

开始的时候往往是热血的,不畏艰辛的。现在回想起来,仍觉得不可思议。

不过事情总有变化。

游泳基本成了健身的必需方式。

running man打开了韩流的大门,韩语、艺能、群体游戏都成为爱好之一。

工作上,

遇到了可以学习很多的人,可遇不可求,只希望能从其身上学到更多东西。

做了很多工作,也尽量让自己有些节奏,现在还缺对每个项目的总结,提醒自己不要拖延。

下面的半年,祝福能做的更好。

产品规划里的回馈分析

前段时间,我写了一篇关于自身回馈分析的文章,在给自己定下目标后,最终没有坚持下来,当然结果是失败的。这次,回馈分析也能应用到产品规划时,定下目标尽可能实现,分析结果改善行动。

 

回馈,就是确定目标,在期限之后确定结果,比较结果与目标的差距是否符合预期。

回馈分析法就是在你准备做一件事情之前,记录下你对结果/效果的期望,在事情完成之后,将实际的结果/效果与你的预期进行比较,通过比较,你就会发现什么事情你可以做好,什么事情你是做不好的。

在产品规划时,在开发一个新产品或增加一个新功能时,之前并没有特别详细的考虑:

在产品(功能)开发完成时如何衡量是否达到目标?是否满足了做这个产品(功能)的初心?

 

这是卫哲说的“3+1测量项目靠谱程度”中的“1”,必须要确定可以衡量产品的数据。

即功能为解决问题,解决了问题之后在网站的数据上会有什么表现???

我们认为自己是在为客户提供价值,那总得用点啥来衡量价值有没有被认可,提供了多大的价值。比如:搜索优化了,那客户在搜索后列表页面点击率应该会提升,首页优化了,那首页点击率应该会上升。付款流程优化了,付款成功的人会上升。这个问题会逼我们去思考到底我们的客户价值到底是什么?什么是我们想要的结果,从而制订出有意义的KPI。大到一个部门,小到一个功能,都是这样。

十个方法,让你的线框原型更具沟通能力

最近在画线框图,被另一位产品同事称赞很专业,我心里暗自高兴,不过也要把方法拿出来分享,除了自己努力加班花费时间修改调整之外,还有一些技巧可以应用到线框图上面。这篇文章是很早看到的,出自C7120的网站Beforweb,我在画线框图的时候,就是一条一条刻意练习的。在此,还要感谢C7120童鞋和原作者。

在进入正文之前,我把文章的关键点抽出来作为目录,方便查看。

十个方法:

1. 通过明暗表现页面层级,而不是完全的线框。保证视觉焦点。

2. 使用真实数据和内容,更能还原产品本质形态

3. 确保细节准确无误,比如说计算情况

4. 增加范例图片的自我描述能力

5. 谨慎使用色彩,一般用于注释中

6. 确保交互元素明确易懂

7. 以实际像素为单位

8. 创建变更日志

9. 避免深色线框,与第一点互通

10. 保持跟进状态

Continue reading

看你是不是互联网重度用户

前些天看到微博上有人提到了一个网站,http://dedesigntheweb.com/,以后招有国际视觉的产品鲸和设计狮就先来这个网站答题。

其实就是根据线框图猜题,都是一些知名网站,我猜出来了几个,很有趣。

根据这个我做了国内的几个网站的线框图,时间有限,先放3个吧,有时间更新。大家看看能不能猜出来呢?

1

 

2

3

讲故事的习惯

近几日

在公司和家里两点一线

观看了几个TED视频,阅读了几篇他人的文章,浏览了《TED演讲的秘密》

发现所有人在陈述观点的时候,都会描述自己亲身经历的故事,比如Meg Jay在开头和结尾分别提到了Alex和Emma的例子,知乎用户提到了自己小时候愿望的故事,这些故事既有说服力,又能引起共鸣,而回头看我,想不起任何自己曾经历的有意思的事情,没记录与没经历是原因

开始记录自己的故事,包括经历和感受

《你的灯亮着吗》书评

本书的内容是一种思维训练方法,帮你发现问题的真正所在,问题不来自与别人的感受,不来自于表述方式,也不来自于解决办法,它来自于现实状态与理想状态的差别。仔细思考这两种状态,即会发现问题真正所在。

从小到大,我们接受的都是解决问题思想而非发现问题,试卷上的问题一个个都用文字描述出来,如果你不仔细阅读,答题跑偏了,那往往是一分不得了。

正是这种思想,让我们工作之后开始受罪,没有人告诉你下一步做什么,你要去发现问题然后再解决问题。我们却很容易忽略掉发现问题这一步,而是直接寻找解决办法了。

书中定义了问题是什么?是理想状态与现实状态的差别。

所以为了寻找问题,我们需要先定义我们所期望的状态,再搞清楚现在的状态,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状态差别,有针对性的解决这个问题。

比如说我们工作不开心,这是一个感受,不是一个问题。那么问题是什么?

工作的理想状态是领导有能力,同事友爱,工作能顺利完成。

而现实状态往往是领导没“真实”能力,同事之间说坏话,工作经常搞不定。这个时候就出现了问题,导致工作不开心。

如果我们仔细去思考这些状态差异产生的原因,就会一眼看出问题出在哪里。

领导水平和期望的状态有很大差异,如果客观事实的确是这样,那么你也许该换一个领导了,让自己活在问题中而不去解决它,是再痛苦不过了。不过在这个时候,需要你仔细甄别,是领导真的没有可以学习的地方吗?还是你不喜欢他,看不到他的优点。

另外理想状态是一个不够“实际”的状态,是你认为如果这样的情形下自己就会很舒服,实际上如果事情真的变得如你所期望,也许那种感觉也不是你想要的。所以在定义理想状态时,要多问自己几个“如果”:如果是这种情形,我会是什么感觉?

So,现在的问题是什么?